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麦R麦】后巷

※非常短
※恭喜我终于会取标题了






        “我不介意再死一次。”

        这是重逢后“死神”的第一句话,他的可怖面具被那把名为维和者的左轮手枪击碎,子弹恰到好处地贴着边沿敲裂白色材质。射手的枪法很好,但他不打算为一个曾是他下属的叛徒骄傲。

        加布里尔·莱耶斯,这个早就该死在很多年前那场爆炸里的男人,此刻正伫立在黑暗中。麦克雷没有出席他的追悼会,但悄然探访过他的墓碑,无论如何,这都不是能说出好久不见之类寒暄的场合。

        “死在‘叛徒’手里,是吗?”麦克雷冷哼着给他的枪上膛,而后重新归入枪套,“你还值不上我的子弹。”他靠着墙抽出一根雪茄,新奇的点火设备层出不穷,但他钟爱自己的老式翻盖打火机,尽管上边的图雕都被磨出许多划痕,麦克雷将火凑近,烟丝燃烧的白痕割开清冷的空气。

        天气冻得要命,是渗入骨子里的苦冷。有风撞过狭小的后巷,全都灌进死神的黑袍里,他上前一步,将地狱火霰弹枪顶上麦克雷的脑袋,洞黑的枪口舔上牛仔的耳廓,“那我会了结你。”

        长久的沉默。只有燃着的雪茄是唯一热源,麦克雷觉得自己再维持这样的姿势就要被低温冻牢。他看不清兜帽阴影下莱耶斯的神情,但对方终究没有扣动扳机,他曾经的长官捏过他嘴角的雪茄,浅抽了一口,又将它放回去。“真呛人。”他说。

        “我以为你不会抽烟。”

        “是啊,但我迷恋你这混蛋的味道。”

        “那你应该直接尝我,而不是我的烟。”麦克雷一直没有改掉他抽烟的习惯,他吞吐着白雾,鼻翼被冻得通红,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用这种懊恼的语气对话了。

        莱耶斯没有错过牛仔的视线,他当然不会觉察不到其间的渴切,该死,没有比麦克雷更能让他心软的家伙了。杰西把雪茄掐灭,他们在黑暗里接吻,麦克雷口腔里依旧是熟悉的烟草和酒精的味道,基因改造失败的莱耶斯体温比他低得多,牛仔的气息几乎要把他烫伤。死神把麦克雷压在墙上,让他没有后仰的位置,莱耶斯总是带着他独有的侵略性和占有欲,像是要把这些年来的情绪全埋进这个吻里,他舌尖勾缠着潮湿的唾液,他们喘得厉害,总是几近窒息才换气。

        “我觉得自己在吻一个恶鬼。”麦克雷说,舔舐过死尸般冰冷的唇齿触感不佳,真是糟糕的接吻体验。

        “而你的胡子还是一样扎人。”死神没有放过可以训斥麦克雷的机会,牛仔总是疏于打理他乱糟糟的胡须。

        一如多年前的那样。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