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麦DJ】算了吧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McCree/Lucio预警,注意避雷,没有车。
※以丰满人物为主,以谈情说爱为辅。
   剧情俗套,文笔幼稚。
   有引用游戏语音。
※时间轴上是2075年左右,漫画里麦克雷列车劫案的后两年。






        电梯井里温度很低。

        麦克雷候在电梯顶上,夜晚的楼层灯火通亮,而他周边唯一的光源是嘴边燃着的雪茄。

        他在黑暗里耐心等着几个一定会搭乘这部电梯的人,然后枪决掉他们。麦克雷此前从没来过努巴尼,几天前他从旧金山搭乘航班至此,并在艾达维国际机场附近销毁了他的伪造通行证——通缉犯“杰西·麦克雷”可没法顺利登上飞机。这份雇佣任务有可观的酬金,但更重要的是兴许可以阻止一场有预谋的爆炸。

        麦克雷没有等太久,那几个人按照他们计划的时间上了电梯。在电梯缓缓上移的过程中,麦克雷就像他预想中的那样,用他的金属左臂打开顶部的逃生装置开关,借着狭小的逃生口,洞黑的枪口俯视每一个抬起的脑袋。

        “伙计们,很凑巧,”他居高临下,没有给罪犯太多反应的时间,维和者利落地锁定了目标的头部,四颗子弹枪枪毙命,尸体喷出的血液混杂着颅内组织溅满了整部电梯,“你们赶上午时了。”

        没花费太多时间,麦克雷对自己的执行很满意,他对自己的枪法向来很有信心,兴许待会还能赶上一两杯威士忌。发烫的左轮手枪被重新收起,麦克雷跳进电梯里,靴子踩在粘稠的血浆上,试图在尸堆中搜寻爆炸物。枪声触发了警报系统,警方很快就会来找他麻烦,能留给他逃离现场的时间并不多。


        这些人身上有统一的纹身,这个团伙隶属于当地的某个帮派——没有他待过的死局帮那么壮大,但同样野心勃勃。努巴尼作为一座新生的年轻城市,也成为了很多罪犯者新的机遇,麦克雷对这里的利益纷争也有所耳闻。他摸遍了每具尸体,终于找到黑匣子般的爆炸物时,麦克雷瞳孔骤然紧缩,起身迅速按停电梯,在门开启的一瞬借助战术翻滚躲到掩体后。


        他太大意了,没料想到爆破的时间也是设定好的。






        麦克雷觉得自己说不定已经死了。

        他听见周围一片嘈杂——因巨大爆破声而造成的剧烈耳鸣还在持续,他皱了皱眉,感到耳膜有些难受。

        他试着移动身体,右臂的剧痛猛地咬紧神经,以确认他还活着的事实。还不错,麦克雷想,至少没有像莱耶斯那家伙一样,死在瑞士总部的爆炸里。他才不会把命交代在这种地方。

        爆破应该摧毁了一些电路,宽敞的过道里,内置灯管成排熄灭,只有破损的巨大落地窗外有光映照进来,空间里一下子黯淡得多。

        麦克雷小心地挪开压着他右半侧身体的金属破片,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到上臂被锐利的金属边沿割破,表皮向外翻卷的狰狞伤口。大量失血带来乏力和焦虑,麦克雷的体温也在下降,他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刻。他激活了一个小型照明光标,给自己做了简易的止血,但没有条件可以清洁创口。

        麦克雷右手探了探,在尘屑里摸到了熟悉的轮廓,他的“维和者”还陪着他。他缓了一下,撑着墙站起来,背贴着墙体给弹匣填充子弹。

        麦克雷不确定他在几层,这里大概是夜晚被闲置的空间,黑暗里一个人也没有,他用照明光标打探着周围的环境,寻找撤离的路线。他听力逐渐恢复过来,而后觉察到了隐藏在持续警报声和人群疏散慌乱步伐中的,来自另一个方向有人靠近的脚步声。

        “我看到这里有光!有人需要帮忙吗?”来者是个深肤色的男孩,比麦克雷矮上一截,看起来不具有威胁性,麦克雷没有掏枪,只是打量着他,总觉得有点眼熟。“噢,我是卢西奥——你也许见过我的海报什么的。”也许是为了打消麦克雷的疑虑,男孩用他的南美口音主动介绍了自己。

        卢西奥。麦克雷想起来了,努巴尼到处都是他的海报,他今晚在这里有一场演出。但愿他没有撞见那些尸体才好,麦克雷对上卢西奥的视线,紧绷的神经暂且放松下来。

        “一点小伤,不用麻烦了。”麦克雷耸肩,晃了晃手臂表示无碍,他舌尖尝到浓郁的腥绣味,大概是刚才把口腔磕破了。演出应该受爆破影响被中止了,这家伙才会出现在这里协助救援。

        “你看起来流了很多血,”卢西奥注意到麦克雷沾满了血污的披肩——虽然那并不全是麦克雷自己的,“嘿!我可不只是个音乐家,在治疗方面我也很擅长。”

        麦克雷没有回应卢西奥,他突然弓起身体警觉起来。“趴下!小子。”麦克雷听到了异常的声响,他把卢西奥推到掩体后,躲过黑暗里发起袭击的第三人的肘击,反身将对方扑倒在地。

        麦克雷本来应该重复他以前做过无数次的动作,用闪光弹将敌人击晕,然后用他的维和者了结对方的性命——但他最终没有扣下扳机,杀掉这个人让警方更容易定位到自己,太不划算了。麦克雷的枪抵在他下颌处,膝盖死死压住他的脊椎,用金属臂将对方双手反剪于身后。      

        “杰西·麦克雷?”来者认出了麦克雷的面容,他语气里有些讶异,难以分辨他表情是恼怒还是慌张。

        “我还以为见鬼了,”麦克雷放松下来,他松开了束缚对方的手,抽出一根新的雪茄点燃,“很抱歉搞砸了你们的爆破表演,但我想今晚不是你们的舞台时间。”今晚在大楼顶层的舞台有演出,人群麇集,那本是炸弹爆破的地方。

        这是个收尾人,在任务失败后负责擦屁股的家伙,麦克雷不把他放在眼里。“怎么?守望先锋的走狗现在只能四处讨食了?”收尾人从地板上爬起来,对麦克雷举起枪,眼神紧锁在麦克雷身上,“努巴尼可不欢迎你这种义警。”

        麦克雷厌恶被枪指着的感觉,“你们把那些民众的性命当什么了?威胁政府的工具吗?”他压了压帽檐,天知道他们的无聊把戏会害死多少无辜的人。

        “你忘了我们这些人该是什么样的活法了,麦克雷,军火交易可此你那无聊的正义感有趣得多,”收尾人显然听闻过麦克雷在死局帮的名声,他准确地戳中了麦克雷的过去,“到处都有智械的暴动,枪支,弹药,这是怎样的黄金时代啊!”

        智械战争并没有完全解决人类与智能之间的矛盾,世界各地都时有一些暴动发生。麦克雷在暗影守望的时候,也参与过几次镇压活动,这些非法的地下军火贩子,很多本身就是暴行的煽动者,制造混乱,发着肮脏的战争财。

        “我不想讲道理了,实在受不了。”麦克雷不打算跟眼前的人继续周旋,他急于离开警方的搜捕网,“你最好赶紧给你的同伙收尸——一会该发臭了。”

        “别着急啊,麦克雷。你可值些钱。”收尾人将话题重新指向麦克雷。他指的是死局帮的悬赏,那些人可有够恨他这个“叛徒”的,麦克雷的通缉令至今没有从66号公路上撤下来。

        麦克雷算是看清了他当前的处境,收尾人不准备让他活着离开,说不定他们和警方有利益关系。两面夹击,真够麻烦的,他想。

        麦克雷侧身闪避,收尾人致命的子弹擦过帽檐,同时迅速从枪套里抽出他的六发左轮,瞄准对方的头部,屈起食指扣住扳机。

        BAMF——

        伤口被开枪的动作牵扯,麦克雷上臂肌肉抽搐着灼痛起来,致命的快感。

        “你真的有好好练过瞄准吗?”麦克雷睨着收尾人的尸体,没有把枪再收回去,他彻底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走廊尽头的安全门被打开,他嗅到刺鼻的味道,是混合催泪弹。又要干架了,麦克雷想。

        而后他看到角落里冲出一个绿色的身影,把自己往反方向拽着跑。

        —— “你这么慢可没法逃跑!”在身后追击的弹火轰鸣声里,麦克雷听到卢西奥这么对自己说。






                                                   —— TBC ——



※打TBC是因为确实没写完,但不确定会不会填坑。
   _(:_」∠)_如果继续可能会写赌徒麦。
※写未来题材十分吃力,仔细想想我所接触过的有未来感的作品大概只有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