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随笔】芥子城

◎“芥子劫”就是有一座大城,长四十公里、宽四十公里、高四十公里,这座大城里面满满的都是芥子,每一百年拿出一粒,一直到大城的芥子通通都拿完。

◎无关宗教意义,仅是描摹我听闻“芥子劫”时,脑中显现的画面。







         冗无边际的荒漠。

         使者牵着骆驼,从地平线的一边,走向另一边。苍穹之下尽是沙子与尘屑,除了深浅再无其他变化。

         那年老而瘦弱的骆驼看上去比他还要疲惫,使者的衣装很旧了,纹饰都模糊不清,已经无法辨认那是本来的图案还是褪色后染上了黄沙的颜色。他们都不像是能分清方向的样子,但总会抵达的——

         那座芥子城。盈满了芥子的空城。

         使者动作缓慢地爬上城墙,已逝去的漫长岁月里他重复过无数次这样的动作。他在满满当当的一城芥子里,拾起一粒,这轻若无物的芥子,承载了百年的时光。可它实在太轻了,也太多了,以至于你无从觉察它的份量。

         这粒芥子不代表毁灭,也不代表新生,它甚至也不包含爱慕,或痴恨。什么也没有。它和使者的意义一样,是一片虚无。

         有风撞过使者苍白胡子的罅隙,灌满了他的长袍。他袋里有城中一芥子,他孑然如荒漠中一沙砾。






                                              ——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