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杂谈】浅谈中国女权运动与反女权现象

※其实,这篇是为了加入一个小团体的审核x



麦司/文

(注:以下论点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性质)


关于女权运动

 

        女性主义(Feminism)可以看做是男权制(Patriarchy)的对立面,而令人唏嘘的是,男权制/父权制最早被提出时,它是第二波女权主义浪潮中激进女性主义的理论成果。

 

      

        女性除了阴道之外,对文明应该还有其它部分可以贡献。

——克里斯托弗·巴克利《阿拉伯的弗洛伦斯》

 (Christopher Buckley, Florence of Arabia)


       在我看来,女权运动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愈来愈大的主要因素在于:

①性别差异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此处的性别特指解剖学性别(anatomical sex),以性腺、子宫、外阴、阴道、阴茎等标志进行区分]

 

      

        根据这样一个关于世界的模式,即男人从事战争,女人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我们的社会科学家满意地得出了结论:“在成年人角色的这些差别中,大部分并非不可避免,但两性之间在生物学上的差别,很大程度上预先决定了角色的差别。”

——凯特·米利特《性政治》

(Kate Milleu,Sexual Politics)


        大多数男性在生理上相对于女性都占有优势,这是一个不可置否的客观事实。女性受压迫的现况是与大多数人密切相关的事,而女权运动是基于女性的观点出发的,它无可避免地要与男权主义产生冲突。女权运动的目标是平等,而趋于平等的过程必然是偏激的和不理智的,它必将冲击固有的男权思想,甚至会令男权主义者反感。社会的发展需要特定的群体作为牺牲品,而女性在传统的男权社会里正是这样的弱势状态,人类的历史是在压迫与抗争的循环中前进的。

②女权的本质是人权

 

       女权运动往往离不开性别歧视、性暴力、厌女价值观、家庭暴力、处女情结、女性割礼(或者用更直观的词语:外阴切除)、荣誉谋杀等关键词,而这些现象都与人权紧密相联。

 

      

        “人类一直在进步吗”——对这个问题,估计后现代主义时期的知识分子会付之一笑吧。他们会说,当然了,科学技术是进步了。但是,在这种战争、屠杀、歧视和迫害的循环之中,你能从哪里看出人性成熟的证据呢?

——内田树《为什么他们是犹太人》

(うちだ たつる 「私家版·ユダヤ文化論」)

        从居鲁士圆柱到罗马的自然法,从美国的《独立宣言》到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历史上人类从未停止对基本权利的渴望,而女权运动亦是追求人权的体现。

女权运动在中国

 

        中国有着根深蒂固的厌女价值观,它相较于西方世界更为严重,中国的女权运动首先要打破的就是厌女文化这桎梏人们思想的枷锁。

 

      

        厌女文化(misogyny)——mis代表厌恨,gyny代表女性,在文化上,有许多种表达形式。

        厌女文化是无可逃避的,因为它不是人格瑕疵,它是父权文化的一部分。

        父权文化将有关男人的负面评价投射到女人身上,当男人真的觉得有罪恶感时,他们可以责怪女人让他们有这种感觉。

——亚伦·G·强森《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Allan G Johnson,The Gender Knot: Unraveling Our Patriarchal Legacy)

        厌女文化(或称女性贬抑)长久地存在于父权社会中,要破除厌女价值观,所需要改变的对象不仅仅是男性,也包括女性本身——女性并非仅是受害者,在种种歧视女性的现象中,并不缺乏女性充当施暴方的案例。

        简而言之,如同男性一样,女性也接受并传播厌女价值观。这不是一个二分法的世界,并非男人施虐,女人受虐那么简单,这是一个更为杂乱的境地,其压制女性的社会习俗也是男女共同遵守的。

——尼可拉斯·D·克里斯多夫、雪莉·邓恩《天空的另一半》
(Nicholas D. Kristof&Sheryl Wudunn,Half the sky)

        就像针对是否应该给一个基督教徒输血以挽救他性命的讨论一样,我们在女权问题上也可以提出疑问,在大多数人都习惯厌女文化压制的前提下,我们对此进行改变是否错误?

        我的答案也许是偏向功利主义的,当我们为女性争取与男性平等的权益时,我们并不是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宣扬这是正确的事情,而要说这是最有利的选择。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曾支持女性的平等权利诉求,作为一个功利主义者,他认为,最多数人的最大利益就是对错的准则。事实上,厌女文化下的受益人并非所有的男性,父权社会里能从中得到好处的人仅是少数的男人。我们无法从绝对客观的角度来审视问题,如果非要有什么定夺对错的标准,我认可的是利益。

        此外,厌女现象无非都与性有关,性别主义也是不可忽视的话题。大多数中国人对性相关的字眼仍持保守态度,我们认为那是不堪的,污秽的,但正因为我们没法逃避它,所以才给它冠以罪恶的名义。针对女性的性别歧视主义(sexism)矛盾性在于,女性既被需要当作生育对象,又对女婴斥以仇恨;妓女是基于男人的需求才产生的,而社会从来都将贞洁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我们将堕胎看成是不齿的经历,仿佛怀孕是女性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女性被物化的现象更是层出不穷。由此可见,打破性压抑的现况也是必须要走的道路,性教育这一环节显得尤为重要,我们追求的不是性开放,而是性自由,性不该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简言之,正因为女性性征是如此神圣,强暴成为保守社会的战争工具。这种以贞操来评判女性的道德规范,表面上看是保护女性,事实上却创造了让妇女惨遭有系统奸污的环境。

——尼可拉斯·D·克里斯多夫、雪莉·邓恩《天空的另一半》
(Nicholas D. Kristof&Sheryl Wudunn,Half the sky)


       在中国,女性的平权运动不能算是举步维艰,但也确实受到重重阻碍,这与我们的传统文化有关。从古至今,历史上的女性通常是被同时剥夺权利与责任的存在,或者说,女性承担的“责任”,都与家族捆绑在一起(或者说得更具体些,女性依存于父亲、丈夫和儿子)。这就给人一种惯性思维,再加上一些偏激的女尊思想(比如像是带着报复性质的“妻管严”现象),让人很容易对“女权”两字产生抵触,造成普遍的误解,甚至是将“女权主义者”这个词当成不讲理者的形容词——女性想要从男性手中夺回权力,从而使地位高于男性,并不承担任何的义务。

        我坚信歧视与偏见不能被彻底抹除,它们是人性的组成,但我对中国的女权运动持乐观态度,重要的不是有多少人支持平等,而是支持与反对人数的比例。我尊敬每一个女权主义者,哪怕只是让侮辱女性的言论又少了一条。

        如果世界上一半人类受歧视,我们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研究一再表明,要想促进国家进步与发展,没有任何工具比赋权女性来得有效。

——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Kofi Atta Annan)


中国的反女权现象

        任何事物都有负面影响,女权运动也不例外,它带来的不总是好的东西,但这并不足以成为反女权的理由。

        在舆论主导思想的当下,人极易受媒体的影响,评论区里一边倒的现象也不足为奇。网络是相对开放的平台,人们有选择支持、反对,亦或是中立态度的自由。中国的反女权现象严重与否,这很难得出一个定论。正如韩寒所言,“你所关注的一切,就是你所看到的世界”,我们无法就几个例子而妄下断言。

        我认为,在一些情况下,人不能被当成群体来概括其特点,“标签化”会禁锢对这群人的印象,人是应被当成个体来对待的,一个人是否被尊重,取决于这个人本身的人格,而非ta的性别,年龄,收入或者职业。同理可言,在一个人受到伤害时,我们应针对事件本身来发表言论,而非牵扯到诸如性别等此类因素。

        感谢所有为人类平等而发声的人。

 

        讲道理的人会调适自己以适应世界,不讲道理的人企图调整世界来适应自己,因此所有的进步都有赖于不讲理的人。

——萧伯纳(Georg Bernard Shaw)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