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原作向】摘自海尔森·肯威1755年的日记[2]

※Haytham个人向
※试着揣摩他与Ziio“私奔”期间的心境
※就算没人看我也会写完的x
※总觉得把小李子写出一股醋味x


1755年7月19日      




        我终于收到了霍顿的来信。



肯威先生:

        好消息!

        我在情报贩子那里获知了可能有关珍妮小姐的线索,我立即前往盖巴吉卜和大马士革一带加以确认,等候我的回音。

        你忠诚的,
        詹姆斯·霍顿




        自从踏上美洲这片土地后,我跟雷金纳德的来往就不那么密切了,我们之间的书信交流也仅是报告搜寻遗迹的进度,更多时候,我都是以殖民地圣殿骑士团团长的身份代表教团在写信。

        没有礼节性的问候,也没有什么冗词赘句,霍顿的信一如他的性格,随和而直率。比起平日里那些满是恭维和谄媚的,与利益挂钩的信件,我倒是觉得这样的语气亲切多了。

        遥远的奥斯曼帝国,这地方对我来说有些陌生,珍妮这些年来就在那里吗。



詹姆斯:

        干得好!

        辛苦你为了我的事而奔波,希望我们这次不会还是一无所获。我姐姐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在此期间我要去做些重要的事情。

        静候佳音。

        你诚挚的,
        海尔森·肯威




        我仿照他的语气写了回信,突然有些怀念他以仆人和车夫的身份跟着我的日子,他姜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颇为耀眼,有时还会用他的伦敦腔跟我打趣——尤其是现在只能面对着显得有些刻板的查尔斯的时候,我愈发喜欢霍顿的幽默了。

        查尔斯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我让他把信送给霍顿,骑上马出发去找吉欧的时候,他对我又回到树林这件事的不满就差没写在脸上了。他对吉欧的称呼逐渐从“那个印第安女人”过渡到了“你的土著小情人”,这让我十分不悦。

        “她是我们的盟友。”我睨着他。

        “我无意冒犯,先生,”他对我微微颔首,“但那个神庙对我们来说没有价值了,我不知道把时间浪费在你那些‘朋友’们身上还有什么意义,在这滞缓我们的计划很不明智。”

        他保持了必要的谦逊,说的也确是事实,我无从反驳。我本来就是为了遗迹才获取那些原住民的信任的。

        其他人对我也有些异议,我不可能觉察不到——我也许有点被冲昏头脑,但还不至于愚蠢到丢下圣殿骑士团不管不顾的程度。

        在我的指导下,查尔斯把事务处理得井然有序,我的工作也轻松得多。他是个不错的领导者,很快就获得了其他人的认可,在我离开的时候,我暂时把工作交托给他。

        在霍顿有任何关于珍妮下落的消息传来之前,我都不打算再回来了。我要跟吉欧呆更长的时间。  “我自有分寸,查尔斯。”我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策马而去。





        我在营地附近栓好自己的马。

        “噢!”我摊了摊手表示歉意,脚下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响时,我才发现我把她的陷阱踩坏了——这可真够隐蔽的。

        吉欧回过头来,看着那只幸运的野兔从我脚边溜走,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我,侧着头假装生起气来。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歪歪脑袋,朝她走过去,“恭喜,”我双手扶上吉欧的腰,俯在她耳边低语,“你捕获我了。”

        没有什么能比一个吻更好地传达我对她的想念了,而她也热情地回应了我的渴切。

        “你不会没发现我来了吧?”我自知在她面前无从匿踪,她总能探知我的一举一动。

        吉欧举着她的匕首示意我,“几英里外都能听到你的马蹄声,”她说,“作为补偿,你今天得帮我多抓些猎物。”

        “没问题,我的女士。”我对打猎这种事情越来越上手了,我也很惊讶从米科那夺来的袖剑会派上这种用场。

        我跟上吉欧的步伐,暂时忘却了其他的事情。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