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原作向】摘自海尔森·肯威1755年的日记[1]

※Haytham个人向
※试着揣摩他与Ziio“私奔”期间的心境
※就算没人看我也会写完的x



1755年7月16日

        离开绿龙酒馆后,我都跟吉欧呆在一起。

        “肯威大师!”查尔斯用这个我们初次见面时的称呼喊我,我猜他这么做也许是出于被教团认同的荣誉感。

        我有些无奈,“用不着你这么提醒,查尔斯,我没忘记自己的职责。”跟其他人打过招呼后,我匆匆上了楼。

        我一回到这里,成堆的事务就麇至沓来,不过才三天时间,就积压了这么多待处理的文件,等我解决掉手头上主要的事情,已经是深夜了——倒不是说查尔斯没有协助我,只是他才刚正式成为一名圣殿骑士,经验还有所欠缺,教团里的公务不好让他多加接触。我见他有意无意地向人展示着他的戒指,颇有炫耀的意味。

        写这篇日记之前,我跟李和丘奇有过谈话,可惜的是约翰逊暂时不在这,他前去准备收购土地的事宜,我本想向他多了解一下有关易洛魁联盟的事情,他跟原住民打交道的时间长,兴许我能得到些什么更详细的资料。

        那个护符没能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洞穴里什么奇迹都没有发生,我确实很失望。但吉欧给我的宽慰几乎抵消了这一切——我渴望探知那些遗迹,但我对所谓的先行者本来就不如雷金纳德上心。

        往后几天我要再去拜访一些人,不能到莱克星顿找她,短暂缠绵后的分离尤为难熬,我甚至觉得这分别比我等她消息的那八个月还要漫长。

        她念我名字的时候带着莫霍克语的口音,我竟有点喜欢这个语调。这些天两人独处下来我对她的了解更深入,她也愈发让我着迷。

        ——“海尔森,你母亲比我见过的所有男人都要勇敢。”

        我又想起了父亲的这句话,我以前就有把它记录在日记里的。我想我对吉欧的评价亦是如此,她无畏地陪我走进康科德的酒馆,她召集的各个部落的人埋伏布雷多克,和她把差点向我扣动扳机的华盛顿压制在地的样子,这些片段无不在强调着这一点,我有点骄傲,我爱的女人有许多闪着光的优秀品质。

        如果我们能有个孩子,我希望她或者他能继承这些性格,但我没什么信心成为一个出色的父亲——我怎么敢确定我不会像雷金纳德教导我那样,将其引上违背自己本愿的道路?

        更何况吉欧也不是我的妻子。骑士团不会承认她的身份。

        我反复权衡两者的重要性,然而每次都是无果而终,后来我索性逃避这个问题。

        我不确定被我重伤的布雷多克有没有死,霍顿那边也还没有传来消息,我有些心烦意乱。入夜后这条街不像白日那般热闹,蝉声贯耳,窗外是一片浓稠的黑。我仿佛又回到了在安娜皇后广场的那些夜晚,再次成为那个迷茫时趴在窗户上的男孩。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