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司

没有不喜欢的cp,只有不喜欢的cp粉

【AC‖原作向】这是一个并不吸引你的短篇

※Haytham×Connor亲情向
※时间轴上是游戏里在教堂里见面后
  到抵达北方营地寻找丘奇前的剧情
※原作中这段其实是Connor一个人行动的
※身为南方人我真没见过雪啊



        “雪太大,这样下去我们就来不及了。”他一只手牵住缰绳,另一只手遮在眼前以挡住扑面而来的雪粒,他语气尽可能的平和,但我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沮丧。

        我微微眯起双眼,他说得没错,大雪中能见度很低,连地平线都难以辨认,早就不见丘奇手下一行人马车的影子了。装了很多雪的三角帽压在头上,我把它摘下来,徒劳地抖了抖又戴回去,在这样糟糕的天气里我的帽子不一会就能重新落满雪。积雪没上马腿,身下的马在雪地里愈发艰难地迈步,已经在风雪里跋涉一天了,它打着响鼻,显然不愿再受控于我手里。我们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这鬼天气确实不适合再赶路。

        于是我干脆拉紧了缰绳示意马儿停下,“别着急,康纳,”我拂去肩上的雪,安慰他说,“我们走不了,马车也未必能到达目的地。”

         如果我们今天之内到不了北方营地,很可能又要失去本杰明·丘奇的线索了,然而在这样的天气里想追踪马车车辙是不可能的。

        “你这像是故意要放他走。”康纳也紧跟着牵紧了缰绳停下,把兜帽掩得更低。

        “我还以为你这刺客的头脑能更理智些,”我不忘讥讽他,“趁着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我们最好找个地方歇息——如果你不想冻死在野外的话。雪停了再追也不迟。”如今只能祈祷他们也在风雪里暂停了行程,幸好我们还知道那些人要往哪走。哦,丘奇,该死的叛徒!我装出一副轻松的口气,但心里的焦虑不会比康纳少。

        他听从了我的建议翻身下马,走向邻近的一棵高树,动作娴熟地向上攀爬,枝干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但是这显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阻碍。我扶着帽子仰头望去,大雪削弱了我的视野,透过被雪压得很低的树枝,只能隐约看见树冠上他模糊的轮廓——我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雪地里,我也曾这样追随着吉欧穿梭在林间的身影。

        他再次从树上下来,我本以为能有机会看到他使出信仰之跃的样子,然而这树下显然没有可作缓冲的草堆。

        “附近没有驿站,但是东南方向有营火,离这儿不远,大概是跟我们一样被困在雪里的人。”康纳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似乎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催促他上马,“那还等什么,我们去借个火堆。”我调转马头,朝他所指的方向前行。


        火光之处果然是个营地——但是显然不是我们要去的那个。抵达附近后,我仔细观察着这里的地形,露营者们驻扎在倒斜着的崖下,并且刚好是呈U形的凹处,是个背风地,不错的庇护所。这里的风要小得多,从那摇曳着的火光可以看出来。

        有四个人围坐在篝火旁吃着干粮,尽管它们打扮得很低调,但我还是能从衣装上推测出他们是路经此地的商人——那个体型肥胖的男人身上的金属搭扣是生意人最青睐的款式。

        我把马栓到树下,边上膛边朝那些人走去,他们脚边架着火枪,怕是不会轻易把帐篷让出来。哦,应该说,我本来就没想着要跟他们共享这些东西。

        “等等!”康纳拦住了我,“你要杀了他们吗?像你之前干掉那个马车夫那样?”他的声音里尽是不满,我开在他耳边的那枪想必让他耳鸣了好久,“我们可以合作,但你用不着杀那些不该死的人。”

        又来了,这种涉世未深的人才会说的话,听着真让人火大,不过也罢,以后有的是机会向他证明他的世界观是多么幼稚。我长呼了一口气,白雾很快被寒风吹散,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跟他吵起来。

        “莫非你以为我们是在悠闲地准备野炊吗,”意料之中的反应,“那你又有什么打算呢,康纳?”我本想叫一声儿子提醒他应该听我的,但我现在还不想拿父亲的身份压他。

        “我去跟他们交涉。”他把自己的马栓好,撂下这么一句话就走进了风雪里。

        天空整日都昏沉沉的,但还是能感觉到天色明显暗了下来。只在早上吃过一点东西的我又渴又饿,时间不早了,我不耐烦地抢在康纳行动之前朝其中一个人扣动了扳机,并趁着他们反应过来之前迅速躲到了隐蔽处。

        我猜的没错,他们果然不止四个人,枪声响起后又有两个人从那顶帐篷里冲了出来,好了,除了被我枪杀的那个,现在有五个人都抄起了火枪,并把枪口对准了暴露在他们面前的康纳。

        我跟他们拉开了足够远的距离,那些人发现不了我,我却能用鹰眼透过风雪看到他们。我斜倚在树干旁观战,低温促使我抱紧了双臂,康纳一开始并不愿造成致命伤,但对方显然不会放过他这个入侵者,现在他不得不解决掉这些人了,借此机会我还可以观摩他的战斗技巧。

        身手不错,虽然嘴上不会夸奖他,但我还是得承认,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儿子,我颇感骄傲。我很早就对这个刺客有所耳闻,可我对男孩还不甚了解。但就我所看到的,他所展现的坚毅与勇敢,与我在多年以前,还期待着承担“父亲”这个身份所代表的责任的时候,对我未来的孩子的设想相吻合。

        我愈发埋怨起雷金纳德,没有他对我的指引,也许我现在就不会站在我儿子的对立面上——然而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如果康纳能理解我的想法,我或许不用对他出手,但我可能很难动摇他那天真的理念。

        在康纳打算对最后一个人动手的时候,我从隐蔽处走出来制止了他,这当然不是出于善心。我把袖剑架在那人的脖子上,“你们的货物在什么地方?”我问他,这些商人怕遇上劫匪,肯定会把货物藏在附近。

        这个身材略显臃肿的男人躺在地上战栗着,“先生!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他两排牙齿在口腔里磕碰,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我不置可否,把袖剑压得更近,眼神凌厉地表明我没有太多的耐心,在刚才的冲突里,他显然已经见识过这隐刃的锋利。他手指颤巍巍地指着一个方向,而后我利落地割断了他的颈动脉。

        我甩了甩袖剑上的血,满意地看着康纳的反应。是我迫使他展开这场杀戮,但他显然很自责,这种不必要的怜悯在我看来有些愚蠢。他垂着头,错开了我的视线,我忽然有些后悔在他面前留下这样一个残忍的父亲形象。

        “把尸体搬远点吧,谁知道会不会引来猎食者,这种天气它们肯定饿坏了。”我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用半带着命令的口吻对他说。

        他朝我闷哼了一声,还是动起手来,口中似乎念叨着什么,我猜是他们的土著语言,不过我没听懂。

        我在巨石后面找到了那些商人的货物,东西用篷布盖着,上面落了厚厚的雪,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想必营地旁那几匹马就是这辆马车的。掀开篷布后我很失望,多数是来自英国的纺织品,这些裙装都是流行的款式,还有一些茶叶和精致的小饰物,并没有可充饥的东西。我又返回了营地,在帐篷里搜到了弹药和几瓶酒——没有结冰,大概不是那些兑了水的廉价酒,不过我没有喝酒的心情。

        我把脚边的一块木爿踢进火堆,这些燃料来源于马车上的箱子。康纳隔着火光坐在我对面,我能感觉到他的不自在,或许是对抢占了他人东西的愧疚感,亦或是不习惯与我独处,总之他的视线一直没有放在我身上。

        那些商人剩下的食物显然不足以让两个饥饿的男人饱腹,于是我们吃着康纳打来的野兔,没有调料,这些兔肉一股子膻味,我吃不惯,但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解决了饥饿的问题后,我把手擦干净,靠近火源取暖。他比我更快地进食完毕,我们对坐着,在周围呼啸的寒风中谁也没有出声。我把火堆附近加热过的空气吸进肺里,我的鼻子好受了些,脸也没先前那么麻了,我反复吞吐着气体,却找不到话题开口,一时之间感到有些气馁。

        我能说什么呢?向他解释他所为之卖命的华盛顿烧了他的村子吗?跟他讲圣殿骑士的追求吗?我没打算告诉他我在刑场上救了他的事,也不愿在这种时候假意问起他的近况。

        “本杰明·丘奇给英军兜售过情报,还为此惹来了牢狱之灾,他的所做所为早就偏离了教团的原则,”我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说这些只是不希望你对'圣殿骑士'的理解有所偏差,顺便强调一遍,丘奇不是我的兄弟,那些英军也不是我的伙伴。”

        “我一定会追回丘奇偷走的物资,”他语气很坚定,见面以来他一直没有摘下他的兜帽,“明天一早就出发。”




        老实说,两个臭男人睡在同一顶帐篷里,味道确实不那么好闻。康纳躺在离我很远的地方,他裹着从他马上卸下来的毯子——我敢打赌他这一副离家出走的样子肯定是跟阿基里斯吵过一架。我在火边烤过我的衣服,但是它还是被融化的雪弄得半潮,夹杂着尘土和血污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腔。我把我的斗篷解下来覆在身上,避免直接盖着这些商人们的脏毛毯。

        康纳很快便进入了睡眠,这让我感到意外,我还以为他会表现得更抵触些。不过我也浑身酸痛,我回忆起多年以前我在泥泞里拼命追着“尖耳朵”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样每根骨头都叫嚣着疲惫的落魄境况——那时的天气没有现在这么糟,不过我不打算为我因年龄的增长和一些旧伤而大不如前的身体找借口。

        背过身去不想看到他那糟糕的睡相,我微蜷着身子伴着康纳的鼾声入眠。风雪有减弱的迹象,也许明天会是个晴天。

        我们都没有跟对方说晚安,下次见面我还是跟他说声晚上好吧——噢,只是出于礼貌罢了。





                                                                                              
                                                                                                     ——FIN——

※结尾处衔接父子下次在纽约见面时Haytham那句"Evening,Connor."

评论(2)

热度(55)